“輔仁”陰影下的宋河酒業之困:拖欠員工工資 或面臨破産重整

   日期:2019-09-03     來源:新京報    作者:酒網    浏覽:210    評論:0    
核心提示:十年前,為做大做強白酒産業,河南省周口市鹿邑縣在做地名規劃工作時,決定将棗集鎮更名為宋河鎮。彼時宋河酒業易主輔仁集團已有

十年前,為做大做強白酒産業,河南省周口市鹿邑縣在做地名規劃工作時,決定将棗集鎮更名為宋河鎮。彼時宋河酒業易主輔仁集團已有7年時間,正是春風得意之時。

十年後,當新京報記者實地造訪宋河酒廠,看到的是大門緊閉、員工罷工、酒廠停産,隻有高大的酒廠牌坊證實着往日的輝煌。而這般蕭瑟場景,自宋河易主輔仁集團起便埋下伏筆,至兄弟公司輔仁藥業爆雷前後徹底爆發。

據宋河員工透露,輔仁集團接手後,宋河酒業效益持續下滑,目前已累計拖欠員工半年工資和5年半的社保。而天眼查顯示,截至今年8月4日,宋河酒業動産被抵押29次用于融資,近5年裡抵押借款總額約達16億元。

很多員工猜測宋河酒業資金被大股東挪用。分析認為,有着河南省“白酒五朵金花”之稱的宋河酒業已陷入停産、拖欠社保、缺乏資金的惡性循環,未來不排除破産重整可能。

8月21日,停産的宋河酒廠。 新京報攝

員工稱宋河拖欠工資和社保

8月21日,在宋河酒廠包裝車間工作20餘年的張磊告訴新京報記者,員工從7月上旬到8月19日一直停工。“大家想要讨回拖欠了半年的工資以及5年半的養老金,但一直沒有妥善的解決辦法。”

張磊稱,8月19日當天有領導給各中層開會,承諾補發拖欠的工資和養老金。得到這一通知後,員工們紛紛在“複工協議”上簽字。“不簽字的雖然沒有明說,但看情況就是一分錢都拿不到。”

宋河酒廠8月20日重新生産,但據員工透露,其包裝車間原有11個班,僅有4個班開工。而在8月22日上午,因發現酒廠私自轉移120萬元給鄭州公司用來發放總部工資,再度引起員工不滿。

“之前說是專款專項(編注:指賣酒款用來支付養老金),但把錢轉移走,我們懷疑酒廠不願意給我們支付養老金。”宋河酒廠後勤部員工宋彩妮說,2018年有宋河退休員工發現2013年7月-2016年12月的養老金沒有繳納。“後面有人再查,發現2018年除1月的養老金也沒有交。”

8月22日,宋河酒業一位郭姓負責人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公司在經營過程中資金出現了問題,所以沒有為員工繳納養老金,“這隻是我個人猜測,整體拖欠員工的養老金差不多有5000萬元,2019年員工工資還有2個多月未發放。”

出售原酒填補資金窟窿

在采訪中,新京報記者發現宋河酒業正在對外出售原酒,最低價為2萬元/噸,其他價位的還有6萬元/噸、12萬元/噸、15萬元/噸。

宋河酒廠門口張貼的出售原酒的通知。 新京報攝

據了解,宋河酒業自8月6日開始對外出售原酒。員工自發輪班進行24小時值守,并對賬目随時進行核對。“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了。”張磊說,廠裡沒錢,隻能把原酒賣掉用來補交員工的養老金。

上述郭姓負責人表示,目前公司在努力銷售成品酒和原酒來補充資金。截至8月23日,已經将2400多萬元的養老金打到人社局賬戶。由于稅務系統升級,在9月1日以後才能啟用。

“本來想先為員工補繳2018年到現在的養老金,後面再補2013年後的3年半養老金,但員工不同意,要求從前面開始補繳,所以宋河也在積極籌錢。”

9月2日,張磊告訴新京報記者,宋河酒廠已在8月27日複工,公司承諾的補繳養老金 正在辦理。“現在我們都上班了,工廠說要自救,生産成品酒也能多賣點錢。”

易主輔仁集團命運轉折

在宋彩妮看來,宋河作為河南“白酒五朵金花”之一,很難想象其會拖欠員工社保。1968年,鹿邑縣政府整合20餘家釀酒作坊組建了國營“鹿邑酒廠”,并于1988年更名為宋河酒廠,旗下有“國字宋河”“宋河糧液”和“鹿邑大曲”三大主導品牌。

據張磊回憶,上世紀90年代是宋河酒業最輝煌的時期,國企身份加上高福利,很多人削尖了腦袋想進廠工作。“宋河酒那時候是最暢銷的,酒廠門口常常會看到排隊等着批貨的經銷商,排兩天隊才拿到貨的經銷商大有人在。”

2002年1月,“宋河糧液”被指定為“河南省接待專用酒”并在18個地市全面采用。同年,宋河酒業結束了自己的國企身份。2002年4月,輔仁集團收購宋河酒業85%的股權,成為後者的新控股股東。

在張磊看來,宋河酒業的轉折點正是從易主輔仁集團開始的。“以前每個月都有固定休息,節假日正常放假,但被輔仁集團收購後,我們每天都上班,也沒有加班費。以前工資都是按時發放,但後來拖欠工資已成為常态,多個福利也都取消了。”

事實上,宋河酒業在輔仁集團掌控下也曾到達過業績高點,銷售額一度從2002年的1.27億元增長到2006年的6.8億元,2009年前三季度就已提前完成了20億元的年度目标。然而到了2010年,宋河酒業營收下降至12.74億元。2012年,宋河酒業宣布完成22.5億元的銷售額,但在2014年再次降為13.24億元。

5年抵押借款達16億元

直到兄弟公司輔仁藥業爆雷,宋河員工才真正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2019年7月22日原是輔仁藥業派發現金紅利的日子,但投資者卻“失望”了。7月24日,輔仁藥業發布公告稱,因資金安排原因,公司未按有關規定完成現金分紅款項劃轉,無法按照原定計劃發放現金紅利,承認公司經營有一定的流動性困難。

2019年一季報顯示,輔仁藥業貨币資金餘額為18.16億元,卻不能派發約6271.58萬元的現金紅利。随後輔仁藥業回複問詢函稱,截至7月19日,輔仁藥業及子公司擁有的現金總額從18.16億元縮減為1.27億元,引起外界對其财務造假的質疑。7月26日,因輔仁藥業涉嫌違法違規,證監會對其進行立案調查。

與此同時,宋河酒業也傳出了股份被凍結、大量财産被抵押的消息。天眼查顯示,截至今年8月4日,宋河酒業涉及25起買賣合同糾紛和借款合同糾紛,動産被抵押29次用于融資。2019年4月,宋河酒業向陝西西金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抵押灌裝生産線14條、白酒生産管理自動控制系統1套,以及不同容積的不鏽鋼罐台、儲酒罐數十個,含配套平台等設施,擔保金額為6060.628萬元。而近5年裡,宋河酒業抵押借款總額約達16億元。

白酒專家晉育鋒表示,宋河酒業問題的核心不在自身,而是被母公司輔仁集團拖累。宋河自身沒有大型投資項目,16億融資款的去向不言而喻。張磊猜測,宋河酒業資金有可能被輔仁藥業或者輔仁集團挪用。“宋河發展一直比較平穩,現在成了大股東的提款機。”

不排除破産重整可能

“眼下隻有養老金問題解決了,宋河酒業生産才能恢複。”一位業内人士表示,停産對于宋河酒業在河南市場的打擊有目共睹。河南作為國内較大的白酒消費市場,一旦出現市場空白,其他品牌就會乘虛而入。一位鹿邑縣超市老闆向新京報記者反映,宋河酒目前已經出現了斷供。

事實上,當地政府對宋河酒業曾有很高期望。今年1月,周口市委、市政府組織召開了“全市白酒業轉型發展暨振興宋河工作推進會”,發布了《關于印發周口市打造豫酒領軍企業促進豫酒宋河轉型升級行動計劃(2018-2020)的通知》,明确提出宋河酒業于2025年前銷售收入突破60億元、實現主闆上市的戰略目标。同時到2025年,宋河在周口市全市白酒市場占有率将達50%以上,全省市場份額在現有基礎上翻一番。

如今的宋河能否完成三年規劃目标,恐怕要打上問号。晉育鋒認為,宋河目前的現狀令經銷商沒有信心支付預付款和代墊費用,廠子在資金缺失情況下難以開工,而越不開工越無錢兌現拖欠的工資和社保,宋河已經陷入惡性循環。“宋河應該先想法保命、續命,不排除通過破産清算重整旗鼓的可能性。”

據了解,鹿邑縣已針對宋河酒業成立了專門工作小組。8月22日,鹿邑縣政法委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工作小組負責人正在開會。9月2日,新京報記者再度聯系鹿邑縣政法委,工作人員稱小組負責人出差在外。截至發稿,相關負責人尚未給予回複。

(文中宋河酒業員工均為化名)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