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界傳奇——1947年白馬酒莊紅葡萄酒

   日期:2019-07-12     來源:金投網    作者:酒網    浏覽:111    評論:0    
核心提示:2010年11月16日,在日内瓦佳士得(Christies)拍賣會上,一位私人收藏家豪擲千金,以304,375美元(約合人民币209萬)的成交價拍

2010年11月16日,在日内瓦佳士得(Christies)拍賣會上,一位私人收藏家豪擲千金,以304,375美元(約合人民币209萬)的成交價拍下一支帝王瓶裝(6升)的1947年白馬酒莊紅葡萄酒(Chateau Cheval Blanc, Saint-Emilion Grand Cru Classe, France),刷新了當時單瓶葡萄酒拍賣價格的世界紀錄。

酒界傳奇——1947年白馬酒莊紅葡萄酒

雖然該紀錄現已被2018年拍出的一支标準瓶裝(750毫升)1945年羅曼尼·康帝酒莊紅葡萄酒(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Vosne-Romanee, France)打破,但這瓶1947年白馬珍釀仍為吉尼斯世界紀錄認證的拍賣成交價最貴的6升裝單瓶葡萄酒。

2013年,一箱1947年白馬酒莊紅葡萄酒在巴黎佳士得拍賣會上再度拍出百萬天價。一位法國買家出價181,150美元(約合人民币124萬),将這箱1947年白馬成功收入囊中。這箱葡萄酒每瓶的成交均價為15,095美元(約合人民币10.3萬元),折合每杯(125ml)約2,515美元(約合人民币1.7萬元),可謂名副其實的“滴滴黃金”。

作為人類曆史上最富傳奇色彩的葡萄酒之一,這款酒也是許多頂級酒評家眼中的“夢幻之作”。葡萄酒大師麥克‧布羅德本特(Michael Broadbent MW)的總結十分精準:“1947年白馬不隻是1947年最著名的葡萄酒,更是史上最佳的波爾多佳釀之一。”

酒界傳奇——1947年白馬酒莊紅葡萄酒

2007年,有着“葡萄酒皇帝”之稱的酒評家羅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接受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 )專訪時透露,他每年至少品鑒1萬款葡萄酒,從業迄今已經品鑒過不下35萬款。那些平庸之作已如流星般劃過他的記憶,而對其中真正偉大的酒款,帕克則可以如數家珍,1947年白馬便是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作品之一。帕克曾分别在1992年、1994年和1998年數次品嘗1947年白馬,都未曾改變對這款葡萄酒的滿分評價,并稱它為“所有百萬富翁收藏家酒窖中的皇冠”。

同為世界級酒評家的傑西斯·羅賓遜(Jancis Robinson)素以味蕾挑剔而聞名,在她品鑒過的如海佳釀中,能斬獲滿分評價的可謂鳳毛麟角。品評标準如此嚴苛的傑西斯同樣為1947年白馬之魅力所折服,共計三次給這款酒打出滿分(20分),其中包括一次超越滿分的“20++”分,并毫不吝啬地稱其為自己此生喝過最好的酒。

酒界傳奇——1947年白馬酒莊紅葡萄酒

不過,這款屢屢拍出天價的世紀珍釀卻絕非一款循規蹈矩的經典風格波爾多紅葡萄酒。在其品酒詞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語為“波特化”(Port-like),這也是此酒最為顯著的特點:高達14.4%的酒精度,以及可與波特酒比肩的華美質感和飽滿酒體。法國著名葡萄酒作家米榭·都瓦茲(Michel Dovaz)更是評價道:“逆其道而行之,1947年白馬簡直是在叫闆現代釀酒學。”這樣一款“非典型”的1947年白馬,又是因何得以封神?一切還得從60多年前的那個夏季說起。

白馬酒莊(Chateau Cheval Blanc)地處法國波爾多右岸的聖埃美隆(Saint-Emilion)産區,在聖埃美隆分級中位列最高等級的一級A等,與拉菲古堡(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和瑪歌酒莊(Chateau Margaux)等并稱波爾多八大名莊。酒莊現任莊主為奢侈品行業巨頭LVMH集團首席執行官伯納德·阿諾特(Bernard Arnault)與比利時首富阿爾伯特·弗雷男爵(Baron Albert Frere)。

酒界傳奇——1947年白馬酒莊紅葡萄酒

酒莊葡萄園内的土壤可分成3種類型:富含鐵元素的黏土、顆粒較大的礫石以及砂礫土,高比例的黏土給葡萄酒帶來了更為圓潤飽滿的酒體。園内種植的主要品種為品麗珠(Cabernet Franc)和梅洛(Merlot),二者也是成就1947年白馬的功臣。白馬酒莊素來以混釀中高比例的品麗珠所為人稱道,優質的品麗珠葡萄可為成酒增添結構感、複雜度和清新感,1947年白馬中品麗珠的比例也高達50%。

時間回到72年前,彼時白馬酒莊的聲譽和品質已然可以和左岸的五大一級莊相媲美。1947年,包括白馬酒莊在内的所有波爾多酒莊共同迎來了一個異常炎熱幹燥的夏季,直至采收期時,葡萄園仍被陣陣熱浪所席卷。

從9月15日起,白馬酒莊就開始快速采收葡萄,比平常年份提前了兩周左右,而當時的氣溫仍保持在35攝氏度以上。在如此酷熱的氣候條件下,葡萄果實的天然含糖量和風味集中度均達到了罕見的高度,部分葡萄甚至出現了“葡萄幹化”。

面對這般成熟的釀酒葡萄,波爾多的酒莊們紛紛犯起了難。在1947年那個遙遠的年代,二戰的硝煙方才平息不久,我們如今習以為常的控溫發酵罐尚未問世。如此高糖分含量的葡萄,再加上持續至采收期的高溫,意味着極難掌控的發酵進程。彼時,全球氣候變暖帶來的影響還不顯著,獲取完全成熟的釀酒葡萄已不易,沒有一家酒莊此前處理過這種棘手情況。

為了适當抑制發酵進程,白馬酒莊不得不在發酵罐中加入冰塊降溫。由于并未發酵完全,成酒中的殘糖含量達到了3克/升,揮發酸(Volatile Acidity)的含量也高于以往,且酒精度仍然達到了驚人的14.4%。要知道,彼時波爾多葡萄酒的酒精度普遍介于11.5%-12.5%之間,超過13%的都少之又少。

在一款尋常葡萄酒身上,以上種種要素幾乎可視作缺陷,然而到了1947年白馬這裡,極其華麗集中的質感和成熟到近乎甜美的果味,完美平衡了本應突兀的高酒精度和殘糖,較高含量的揮發酸也進一步放大了酒款充沛的香氣,成酒頗具波特酒之風範,結構感十足,果香四溢。在這款酒裡,缺陷就這樣不可思議地轉化成了優點。

酒界傳奇——1947年白馬酒莊紅葡萄酒

如此豐腴的口感與飽滿的酒體似乎并非白馬酒莊的一貫作風,但很少有人能夠抵擋住這絢麗迷人的誘惑。在品酒筆記中,帕克寫道:“這款極品佳釀與其說是幹紅,不如說是波特酒。1947年白馬展現出非常濃稠的質感,幾乎可以比作機油。濃郁至極的水果蛋糕、巧克力、皮革、咖啡和亞洲香料等香氣令人暈眩,酒液質地油滑,帶有甜美的果味,其豐富性令人驚歎。”

傑西斯·羅賓遜評價道:“這款酒呈明亮的深紅色,有着令人振奮的活力,清新感十足,非常迷人。酒液似漂浮于味蕾之上,風味極其明晰,絲毫沒有過于厚重之感,華麗的風味一直貫穿至餘味中,有如孔雀開屏。”

帕克認為,盡管從技術層面來看,這款酒的酒精度有過高之嫌,其揮發酸含量在現代釀酒師看來更是難以接受,但即使過了47年(指帕克1994年品鑒時),仍然極富生命力,帶有令人難以置信的集中度、複雜度和清新感,甚至讓人不由得“懷疑現代釀酒理念的方向”。

正如白馬酒莊現任總經理皮埃爾·露桐(Pierre Lurton)所說,“1947年白馬是大自然的一個美麗意外”。誕生于異常炎熱的年份,釀造條件原始,甚至不乏技術上的瑕疵,它遊走在超越完美與完全潰塌間的危險邊緣,最終卻交出了華美的答卷。這款有史以來最出色的佳釀之一,也因此注定是一個難以複刻的傳奇。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