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然寫詩不如李白,隻因喝酒不夠多!

   日期:2019-05-24     來源:行客加油    作者:中華酒網    浏覽:186    評論:0    
核心提示:李白的一生主要有幾件事值得追憶,一是作詩,二是求官,三是訪道,四是喝酒。作詩,人皆知之,大呼“詩仙”。杜甫評價說,“筆落

李白的一生主要有幾件事值得追憶,一是作詩,二是求官,三是訪道,四是喝酒。

null

作詩,人皆知之,大呼“詩仙”。杜甫評價說,“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真乃“千古一詩人”,成就最大。

求官,慷慨如故,若癡若愚,即使被讒逐,長流夜郎,仍然“一朝複一朝,發白心不改”。

訪道,席不遐暖,辭親遠遊,“人生在世不得意,明朝散發弄扁舟”,為了實現自己的抱負,25歲便開始了既浪漫又充滿坎坷的人生旅程。

喝酒,不落俗套,大呼“酒仙”,“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将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直達胸臆,不顧一切。

null

喝酒的李白,把才氣兌到酒裡,一撒酒瘋就是一腔豪邁。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輝”,“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單說喝酒,15歲以前,李白年紀小,家裡管得嚴,不讓喝,可以說25歲以前的李白好像從不喝酒。據說他喝酒,是他25歲那年到湖北參觀赤壁和黃鶴樓,認識了一個叫行融的和尚才學會的,還寫詩豪邁地表示,“待我适東越,相攜上白樓”。白樓,其實是個酒店。

此後,嗜酒的詩仙李太白就遍尋中華美酒。哪裡自古出佳釀?何處佳釀傳千年?他都門兒清。

他還曾發表過“飲酒有理”的高論,“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天地既愛酒,愛酒不愧天”。“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

當年,李白當初到長安時,太子賓客賀知章稱他為“從天庭貶到人間的仙人”,即“谪仙人”。他被杜甫譽為長安城中八大酒仙之一。

李白講,我喝酒,管他什麼聖還是賢,我都喝。“賢聖既已飲,何必求神仙”,而且喝三杯就懂大道理,要是喝一鬥就回歸自然了。可以說,李白差不多每一首詩要麼是喝酒以後寫的,要麼是寫喝酒的,要麼詩裡盡含酒的味道,所以,李白的詩也是用酒泡出來的。

null

有證據表明,孟浩然是一位好酒人士。王士源《孟浩然詩集序》、《新唐書》孟浩然傳等多種文獻,都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情:山南采訪使韓朝宗十分欣賞孟浩然的詩歌才華,帶他一同赴長安,準備向朝廷舉薦。韓朝宗為了替他造聲勢,先行一步,約好日子一同進朝廷。不料,到了約定的那一天,孟浩然遇到老朋友,就進了酒家,喝上了。當時有人提醒他跟韓朝宗約定的事,孟浩然很不以為然地說:“業已飲矣,身行樂耳,遑恤其它!”結果,誤了約會,惹怒韓朝宗,不再替他引薦。

如此好酒之人,本應深受酒精的兩大影響:麻醉和興奮作用。具體地說,麻醉使其擺脫世俗的煩惱和束縛,興奮使其靈感勃發文思泉湧。李白、杜甫,都是深受酒精這兩大作用嘉惠的詩人,他們許多“淩滄州”“撼五嶽”“泣鬼神”“驚風雨”的作品,就是在飲酒之後寫成的。

而孟浩然,讀其詩作,我實在替他感到惋惜:他經常喝酒,似乎也經常喝高,但是,他始終都能保持理性,從不說醉話。換言之,酒精對孟浩然的麻醉作用僅限于臉紅眼暈腿虛之類的生理層面,并沒有影響到他的精神世界,沒能讓他多說一句話,發一點兒感慨。因而,酒精對于他的詩歌創作,沒有任何促進作用。他跟酒有關的詩句中,酒都隻是一種普通的食物,詩句中幾乎沒有酒後的感慨。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